知寒

我自己知道的,我并不大度。

我走过这一点一滴的世界
一地狗尿
我渴望抛弃,又憎恨背叛
我的心如沙土,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死寂,盛开着绝望,收获着欣喜
是风,是马,是歌
是高悬梁上的白绫
我燃起朽木,点燃自己的头发
我是火炬,盘旋而上
待我烹煮这死去的大鱼
所得一片清朗

假性知识的狂欢,一个没有真假只有对错的黄金时代。

其实我知道的,最后只有自己陪着自己。

这场人生的大戏,我演的太烂。

苦集灭道,太难太难。

得失,就像太阳光透过叶间罅隙后落在地上的斑驳。

嘿,理想,你好啊。

城市里闪烁着灯光,那一盏为我而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