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寒

我自己知道的,我并不大度。

假性知识的狂欢,一个没有真假只有对错的黄金时代。

其实我知道的,最后只有自己陪着自己。

这场人生的大戏,我演的太烂。

苦集灭道,太难太难。

得失,就像太阳光透过叶间罅隙后落在地上的斑驳。

嘿,理想,你好啊。

城市里闪烁着灯光,那一盏为我而亮。

执念,苦也。

作为自我而存在的勇气。